胶东缘何跃升为世界第三大金矿区

【信息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李 平 】 【发布时间: 2017-05-08】

 

  2011年以来,山东省胶东地区新发现大中型及以上金矿70多处,新增金资源储量2400余吨。胶东地区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金矿区,稳固了全国最大黄金生产基地的地位。

 

  5月3日,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司长于海峰在国土资源部举行的“胶东地区金矿深部找矿成果新闻发布会”上称,自2011年实施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以来,山东省胶东地区金矿深部勘查取得重大成果,探明一批大型、特大型金矿,新增金资源储量2400余吨,超过新中国成立61年(1949年~2010年)来胶东累计查明资源储量的总和(1932吨),为提前五年实现全国金矿找矿十年目标任务做出了巨大贡献。

 

  新发现大中型及以上金矿70多处

 

  “胶东地区金矿深部勘查重大突破具有世界级影响。”于海峰介绍,山东省的金矿主要分布在胶东地区,以胶西北的三山岛断裂带、焦家断裂带和招平断裂带为主,其次是栖霞-蓬莱金成矿带、牟平-乳山金成矿带。

 

  记者从国土资源部获悉,2011年以来,胶东地区新发现大中型及以上金矿70多处。其中,大型-特大型金矿床全部分布在“山东莱州-招远金矿整装勘查区”内。

 

  其中,储量超百吨的特大型金矿床有莱州市三山岛北部海域金矿(储量470.47吨)、莱州市西岭金矿(储量382.58吨)、莱州市纱岭金矿(储量309.93吨)、莱州市腾家金矿(储量206吨)、招远市水旺庄金矿(储量170.543吨)、莱州市新立村金矿(储量141.81吨)。储量大于50吨小于100吨的金矿产地近10处。其中,山东招远市台上矿区新增金59.4吨、玲珑金矿新增金50吨、三山岛金矿新增金60吨。

 

  “此外,在烟台市牟平区新发现辽上大型金矿,资源储量69吨。”于海峰表示,这打破了胶东东部地区以往“只见星星不见月亮”的局面,扩大了胶东矿集区的找矿范围。

 

  于海峰称,胶东地区深部金矿勘查的重大成果,实现了我国金矿找矿的历史性突破,形成了以三山岛、焦家和玲珑为代表的3个千吨级金矿田,使胶东地区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金矿区,稳固了全国最大黄金生产基地的地位。

 

  统计报告显示,目前,胶东地区金矿保有资源储量3694吨。2016年,胶东地区矿山金产量71吨,约占全国金产量(453吨)的1/6。

 

  找矿新机制在胶东得到成功实践

 

  “在取得找矿重大突破的同时,地质找矿科技创新能力也得到显著提升。”于海峰介绍。他从五个方面进行了概述——

 

  一是加深了成矿理论的认识。开展了山东省胶西北金矿集中区深部大型-超大型金矿找矿与成矿模式研究,创建了胶东型金矿“热隆-伸展”成矿理论和阶梯式成矿模式,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二是丰富了金矿找矿预测理论,首次创建了胶东金矿基于“成矿地质体、成矿构造和成矿结构面、成矿作用特征标志”的“三位一体”找矿预测地质模型,极大丰富和发展了我国金矿找矿勘查学理论体系。

 

  三是创新了金矿找矿方法,系统总结了脉状矿体的侧伏规律,显著提升了深部找矿勘查效果。

 

  四是金矿勘查技术取得重大实质性突破,孔深4006.17米的中国岩金勘查第一深钻,开创了我国金属矿产深部探矿的先河。

 

  五是科研平台和人才队伍建设取得显著成绩,组建了“国土资源部金矿成矿过程与资源利用重点实验室”、“山东省金属矿产成矿过程与资源利用重点实验室”,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院士专家工作站等,1人荣获李四光地质科技奖,2人获批泰山学者特聘专家,多人获得中国地质学会青年地质科技奖。

 

  “此外,在胶东深部找矿突破中,取得了落实新机制实现找矿突破的成功经验。”于海峰认为,胶东地区金矿深部勘查取得的重大突破,是“公益先行、商业跟进、基金衔接、整装勘查、快速突破”地质找矿新机制实践的成功范例。

 

  于海峰称,省部合作在胶东地区深部找矿中发挥重要作用。中央财政专项提升基础地质工作程度和研究程度,发挥引领作用,省财政资金设立“整装勘查专项”资金,进一步降低了勘查风险,有效拉动企业投入,同时加大技术攻关和专家指导,是部省联动、产学研结合的合力作用促成重大成果的取得。

 

  胶东地区金矿深部勘查取得的重大突破展示了深部找矿巨大的资源潜力。全国矿产资源潜力评价预测胶东地区2000米以浅金资源量3972吨。整装勘查区找矿预测项目成果显示,在胶东三大成矿断裂带(三山岛断裂带、焦家断裂带和招平断裂带)的招平断裂带仅大磨曲家—上庄地段预测金资源量2160吨,并在郭家埠和大尹格庄深部得到钻孔验证,显示了深部找矿的巨大潜力。

 

  推进深部勘查是否具有可行性?

 

  尽管胶东地区金矿深部勘查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相对于浅部资源来说,深部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成本较高,推广深部资源勘查开发,在经济上是否具有可行性?

 

  对于这样的质疑,于海峰称,深部的丰富资源是客观存在的,深部矿产的开发是可行的。他从我国矿业开发历程对此做了论述。

 

  于海峰介绍,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矿产开发多数在近地表,约在500米以浅。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矿山进入服务晚期,后备资源大幅减少,加上近地表开发给生态环境带来的扰动,严重影响矿业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强调“向地球深部进军是我们必须解决的战略科技问题”,并引用深部资源勘查开发的例子:“从理论上讲,地球内部可利用的成矿空间分布在从地表到地下1万米,目前世界先进水平勘探开采深度已达2500米至4000米,而我国大多小于500米。”

 

  据专家预测,如果勘查开发深度达到2000米,我国固体矿产资源的供给量可在现有基础上翻一番。于海峰认为,随着我国经济趋稳回升和“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启动等,近期大宗矿产品价格有所回升,深部资源勘查的效益也必将进一步提高。

 

  “目前,南非等不少国家都在推广深部矿产开发,在向地球深部要资源,一些金矿的开采深度已经超过4000米,说明其在经济上是完全可行的。”于海峰同时表示,开发深部资源对生态环境的扰动较小,符合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

 

  于海峰称,像这次胶东地区金矿深部找矿取得了重大突破,政府有效引导固然关键,但主要还是靠企业自发主动的“深部挖潜”。

 

  大力开展深部矿产开发,实现保护生态环境和保障资源供给的双赢,将是我国未来的努力方向。于海峰表示,“今后,我们将进一步推广深部矿产勘查开发经验,促进矿产开发向深部拓展。”

 

  于海峰称,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实施以来,胶东地区连续新增了6个资源储量超过百吨的金矿。“这更加坚定了我们‘向地球深部进军’的信心。下一步,我们在推进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将深入贯彻国土资源部‘三深一土’科技创新战略,推广胶东地区深部找矿经验,加快资源深勘精查。”

 

  一是开展重点矿集区深部找矿工作。依托国家地质调查专项,在有前景的矿集区深边部组织开展深部成矿预测、深部钻探验证和找矿示范等工作,引导拉动区内矿山企业跟进勘查,为中东部大型资源基地提供接续资源。近期拟在烟台召开由中东部地区相关省区参加的深部找矿现场研讨会,部署相关工作。

 

  二是加强与地球深部探测重大科技项目的衔接。将地球深部探测重大科技项目与矿集区找矿工作紧密结合,矿集区找矿核心技术力量积极参与地球深部探测重大科技项目相关研究,使研究成果迅速转化为指导深部找矿的具体实践,不仅取得深部探测的研究成果,还要取得大幅新增资源储量的找矿成果。

 

  胶东地区金矿资源还有多大潜力?

 

  胶东地区金矿勘探取得具有世界级影响的重大突破,这当然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但在这个区域,到底还有多大的潜力呢?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琥对该问题显得很有信心。

 

  李琥说,矿产资源潜力预测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随着技术进步和地质认识的不断深入,预测的结果会不断发生变化。

 

  “老一辈地质工作者对胶东地区金矿资源潜力做过多次预测。”李琥介绍,新中国成立初期,胶东地区仅探明20余吨黄金。20世纪60年代末,由于焦家式金矿的发现,胶东地区金矿勘查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至1980年已累计探明超过300吨,到20世纪末,地质工作者预测该地区金矿潜力有1000吨。随着找矿理论和技术方法的不断完善,2005年,预测金矿潜力达3000吨。2012年山东全省完成重要矿产资源潜力预测评价后,预测胶东地区2000米以浅金矿潜力约4000吨。

 

  李琥称,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以来,胶东深部找矿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山东省地质工作者提出了“热隆-伸展”、“阶梯式成矿”、“胶东型金矿”等成矿新理论,认为胶东金矿向深部延深超过2000米,具有巨大的找矿潜力。其中,预测3000米深度以浅不少于6000吨,5000米深度以浅有望达到10000吨。

 

  李琥介绍,目前胶东地区金矿找矿重点区域包括胶西北三山岛、焦家和招平三条成矿带的深部,胶东中东部栖霞-蓬莱、牟平-乳山地区及莱州湾北部海域。

 

  其中,胶西北三条成矿带深部仍然是找矿的重点。目前,平均探矿深度1500米,局部已达到2000米,显示具有很好的找矿前景。三山岛和焦家成矿带2000米以浅已经得到验证,3000米以浅是今后重要的找矿空间;在三条成矿带内,以往只进行了局部地段的深部找矿,尚有较多的深部空白区需要开展工作。

 

  胶东中东部栖霞-蓬莱、牟平-乳山地区有望取得深部找矿新进展。2013年在栖霞地区新发现的大型金矿,资源储量达30吨;2015年在牟平地区新发现的辽上大型金矿,资源储量达69吨,打破了胶东中东部地区以往“只见星星不见月亮”的局面,扩大了胶东地区的找矿范围,显示在胶东中东部具有良好的找矿前景,也将做为今后工作的重点地区。

 

  莱州湾北部海域找矿空间有待进一步开拓。2015年在莱州三山岛北部海域新发现特大型金矿,资源储量达470.47吨,证实三山岛成矿带已延伸到海域,并取得了重大突破。最近,在三山岛成矿带以西的海域,新发现一条重力梯级带,很可能是胶西北第四条成矿带,将具有很好的找矿潜力。

 

  胶东地区深部找矿何以获大突破?

 

  “多年来,山东省委、省政府和国土资源部高度重视山东地质工作,特别是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以来,部省领导对山东省地质找矿工作多次做出批示。”李琥介绍,山东省国土资源厅认真贯彻批示精神,切实履行地质找矿第一责任人职责,围绕服务和保障经济文化强省建设,统筹规划,主动作为,全省地质找矿取得重大进展,特别是在胶东地区深部找矿方面实现了重大突破。主要开展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把地质找矿纳入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统筹谋划。出台了一些支持地质工作健康发展的文件,如《山东省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实施方案》、《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地质工作服务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意见》、《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山东省海洋地质工作的意见》、《山东省基础性公益性地质调查和战略性矿产勘查“十三五”规划》等,在组织领导、资金投入、科技攻关、人才建设、成果共享、激励奖励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

 

  二是强化部省联动,共同推进胶东地区深部找矿。在国土资源部的大力支持下,山东省在胶东地区设立了“山东省莱州-招远地区国家级金矿整装勘查区”、“山东省牟平-乳山地区省级金矿整装勘查区”。围绕胶东深部找矿,中国地质调查局实施了一系列金矿调查评价项目,提升了胶东地区基础地质工作研究程度。山东省也专门设立了“整装勘查专项”资金,激发了社会资金投入地质找矿的积极性,六年来,累计投入资金37.3亿元,完成钻探工作量405万米。

 

  三是鼓励科技创新,促进金矿勘查实现找矿突破。坚持“以生产带科研、以科研促生产”,依托重大科技项目、科技平台,注重加强与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的合作,创立了金矿成矿新理论,提出了金矿找矿新模式,研发了金矿勘查新技术,发明了地质找矿新装备,培养了学术带头人,为实现金矿找矿突破提供了科技保障。

 

  四是注重放管结合,营造良好的地质找矿工作环境。简化了探矿权审批登记程序,并将探矿权延续、变更、保留、注销等审批权限下放至地市,提高了探矿权审批效率;营造良好的地质勘查外部环境,出台文件、制定措施,严禁勘查作业区违规设置施工障碍,严禁巧立名目违规收费,保障地质勘查工作顺利开展。

 

  李琥表示,下一步,山东将全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的讲话精神,贯彻国土资源部“三深一土”科技创新战略,全面推进胶东金矿区深部探测,以建设胶东地区金矿万吨级资源基地为目标,以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为宗旨,继续开展胶东地区深部金矿资源勘查和近海海域金矿资源调查,推动山东省人民政府与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签署合作协议,进一步共同推进胶东地区实现金矿找矿新突破。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查看评论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