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国煤炭消费量或降300万吨

【信息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宗 合 】 【发布时间: 2018-06-14】

 

  “今年我国煤炭消费将扭转上升态势并开始下降,预计由2017年的38.6亿吨下降到38.3亿吨左右,降幅为3000万吨左右。”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效中心副主任田智宇日前在《深化供给侧改革,助推实现部门积极煤控目标》发布会上做出上述表述。

 

  关于下降3000万吨的判断,田智宇表示,这是综合考虑了消费稳定而投资增速放缓、新旧动能加快转换、重点用能单位能效进步等因素,以及重点用能部门投资增速放缓、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供应大幅增加、煤炭去产能稳步推进等影响因子。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原巡视员白荣春认为,在环保角度,散煤治理是重点和难点,但在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这一问题上,主战场还是在钢铁、水泥、火电等重点耗能部门。重点耗能部门去产能是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的最大潜力来源。“建议相关部门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任务扩展到建材、化工、石化等行业。”白荣春表示。

 

  主要耗煤行业是减少煤炭消费量的关键

 

  “水泥行业2017年生产总煤耗达1.57亿吨标煤,实现了2017年的煤控目标。”据中国水泥协会政策研究室主任范永斌介绍,2017年,水泥行业单位产品熟料标煤耗进一步下降2%左右,实现平均每吨熟料标煤耗约112千克,并带动吨熟料碳排放降低7千克。

 

  中国水泥协会原常务副会长曾学敏认为,水泥行业在2017年的销售收入实际已经突破一千亿元,但其产能过剩的矛盾并未解决。无论是从环保角度,还是行业自身利益看,错峰生产都要继续下去。“一个关键问题是,整个水泥行业的运转率定为多少合适,目前却并没有相应的结论。实际上,表现为运转率的错峰生产直接影响去产能效果。”曾学敏强调。

 

  但是,同样作为高耗煤行业,钢铁的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却面临更严峻形势。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钢铁行业煤炭消耗量同比增长了2%。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展与科技环保部处长陈丽云看来,2%的煤耗增幅主要是由于2017年我国经济延续稳中向好趋势,推动了粗钢产量增加,带动煤炭消耗增加。同时,由于全面取缔“地条钢”后,该部分产能和产量纳入统计后,使统计企业产能利用率提高,产量增加造成煤耗量增加。此外,受环保因素影响,部分钢铁企业停产,作业率下降,生产不畅,导致单位产品煤耗增加。

 

  控煤重点应放在去产能和技术提升上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程小矛认为,“十三五”期间,煤炭消耗总量会随着粗钢产量下降及废钢消耗总量的上升而下降,从2014年的4.44亿吨煤炭消耗总量降至2020年的4.36亿吨。“在现阶段粗钢产量维持在峰值平台区的情况下,控煤的重点应放在加强废钢的利用和提高节能技术应用上。”程小矛表示。

 

  陈丽云则认为,技术节煤和结构节煤是降低钢铁行业煤耗的重要措施。“以高温高压干熄焦技术为例,万吨节煤量可达228吨。”陈丽云表示,通过绿色指标界定落后产能标准,淘汰能耗高、污染强度大的产能,也可使行业整体设备能效提高,单位各工序产品煤耗水平降低。

 

  类似的挑战同样出现在水泥行业。据介绍,水泥行业制定了在2020年煤耗不超1.46亿吨标煤的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熟料产量应不超14亿吨,水泥产量也应控制在20亿-23.3亿吨之间。“今后几年,水泥熟料煤耗降低主要依靠淘汰过剩产能和落后产能、控制产量和提高生产技术装备的能效水平等。”范永斌指出。

 

  对此,田智宇表示,要实现控制甚至减少煤炭消费总量的目标,就需将工作重心由末端治理为主,调整到供需两侧同时发力,要统筹考虑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与供需平衡、稳定价格、促进升级的关系。

 

  “通过供需两侧同时发力,一方面完善去产能工作机制,促进工业生产力合理布局,科学合理促进产能减量化发展;另一方面,优化投资和进口模式,对高耗能产品‘宽进严出’,利用市场机制推动行业转型升级。”田智宇进一步解释。

 

  今年煤炭消费量可能降到38.3亿吨

 

  “展望2018年,我们这里做了初步判断,认为今年经济增长速度在6.5%到6.7%之间,一次能源需求可能在46亿吨标准煤左右,煤炭消费量可能从去年的38.6亿吨降到38.3亿吨左右,减少3000万吨左右。”田智宇说,煤炭消费量下降的原因,既有节能减煤的进展,也有清洁能源增长的替代。

 

  今年第一季度用电量增长非常快,但田智宇认为,就全年来说,煤炭消费总量仍会下降,主要有以下原因:经济平稳增长,新动能发展对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有积极作用;消费稳定而投资增速放缓,我国没有能耗大幅反弹的空间;重点领域能效水平持续提升,能源消费结构优化有利于节能。

 

  田智宇认为,我国的高耗能行业已经从以前的扩张周期转到收缩周期,煤炭消费已经达峰,下一阶段要持续减少煤炭消费量的话,高耗能行业从扩张性发展到减量化发展还是主要的驱动因素。

 

  此外,清洁能源的快速发展也会对煤炭进行进一步的替代。田智宇表示,去年清洁能源消费增长了9000万吨标准煤,占一次能源消费增量的73%。从前3年情况来看,2015年、2016年我国一年能源消费增量分别只有4000万吨标准煤和6000万吨标准煤,去年仅清洁能源增量就已经达到9000万吨标准煤。清洁能源增加的供应量不仅能够满足全国能源消费增长,而且会逐渐替代一部分存量。

 

  “另外,还有很多新能源发展是超预期的,比如光伏装机容量去年增长了5300万千瓦,今年可能会增至1.5亿千瓦,‘十三五’规划目标中新增光伏装机只有1亿千瓦左右。按照现在的势头发展下去,到2020年新增装机可能超过5亿千瓦。”田智宇认为,清洁能源的超预期发展,也会进一步替代煤炭消费。

 

  田智宇认为,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今年电力市场化改革会进一步加快,去年纳入市场交易的电量占用电量的26%,今年可能超过50%。在一些地方,因为火电厂建成时间比较长,已经完成还本付息。虽然可再生能源和新增火电相比有非常明显的竞争力,但是竞争不过已经完成还本付息的火电厂,所以电力市场交易量大的话,煤电用量可能会增长,这会给2018年的煤炭消费量带来不确定的影响。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查看评论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