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科学思维指导找矿的成功范例

内蒙古大营铀矿发现的哲学反思

【信息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朱 训 】 【发布时间: 2013-05-23】

  由中央地质勘查基金投资并组织实施的内蒙古东胜地区煤田勘查项目在勘查工作过程中,发现了一个超大型砂岩型铀矿。这是“煤铀兼探”找矿新思路的一个成功范例,也是近几年来“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对“异体共生”矿床进行“就矿找矿”的重大成果。

 

  大营铀矿的发现与勘查的成功,不仅对于提高我国核工业资源保障程度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而且还有一系列值得很好总结与推广的成功经验。如:找矿团队强烈的找矿意识,联片勘查会战的方法,充裕资金的支持,灵活机动的运行机制,勇于开拓创新的精神,还有最重要的起关键作用的一条是程利伟的找矿团队自觉不自觉地运用唯物辩证法这个科学思维指导找矿的结果。

 

  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这篇光辉著作中所指出的那样:“不管自然科学家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他们还是得受一种哲学的支配。问题在于,他们是愿意受一种坏的时髦的哲学支配,还是愿意受一种建立在通晓思维的历史和成就基础上的理论思维的支配。”(《马列著作选读·哲学》1988年12月第一版,人民出版社,第163页)恩格斯这里所讲的理论思维就是唯物辩证法。

 

  本文拟从哲学反思的角度对此作一些粗浅的分析。

 

  自觉按照客观规律办事

 

  唯物辩证法认为宇宙万物的发生与发展都是有一定的客观规律的。矿产的形成与发展也不例外,也是按一定的客观规律形成与发展变化的。所以正确的认识与了解矿产成矿规律,尊重并善于运用矿产形成与发展的客观规律。这对于找矿成果的好坏以至找矿的成败至关重要。

 

  中国矿产的成矿规律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综合矿多、单一矿少。针对这种情况,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中都明确规定要求矿产勘查工作要实行“综合勘查、综合评价、综合开发、综合利用”。对于找矿人来说,具有综合找矿的意识。在工作中重视并实施综合找矿,也就是尊重客观规律、按客观规律办事的体现。以中央地质勘查基金管理中心为核心的大营铀矿找矿团队做到了这一点。当他们了解到东胜地区煤田中有可能存在与煤矿的“同体共生”的煤层气和“异体共生”的铀矿时,就按客观规律办事,变原有的单一目标为多目标找矿。正因为这样做了,才导致了大营铀矿的发现。

 

  运用联系分析法指导找矿

 

  大营铀矿的发现是“煤铀兼探”就矿找矿的一个重大成果。大营矿区在初始立项时,是以煤矿为找矿目标,并在勘探煤矿过程中找到铀矿的。

 

  那么,大营铀矿的发现是一个偶然事件吗?初看上去,这似乎是一个偶然事件。找铀的直接起因是中央地质勘查基金管理中心主任程利伟在出访途中与同行的国内核地质专家交谈时了解到,核工业地质队在距离大营矿区不远处找到了一个大型的砂岩型铀矿。这次偶然的交谈使程利伟联想到大营矿区是否存在铀矿的问题。于是,他动起了在大营矿区找铀矿的念头,并进而促成了铀矿的发现。表面上看,这确实是一个偶然事件。如果我们做进一步分析会发现,大营铀矿的发现不是偶然事件,而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之所以说大营铀矿的发现是找矿的必然结果,首先是因为大营矿区不仅有煤,而且的确有铀的存在。这是客观事实,也是能发现铀矿的前提条件。既然有铀矿存在,那就必然会或晚或早地被发现。

 

  之所以说大营铀矿的发现不是偶然事件,还有其理论和地质方面的理由。大营矿区与核工业地质队发现的铀矿同处于一个大的成矿地质构造单元之中。根据唯物辩证法关于事物普遍联系的规律和区域成矿规律,将已知铀矿区与大营矿区联系起来进行类比分析会发现,如果同一地质构造带之中的不同地段的成矿地质条件可能有相似之处,那么在具有类似地质条件的大营矿区就有可能找到类似的铀矿。正是这样,程利伟决定在大营矿区实施就矿找矿式的“煤铀兼探”方针,在找煤同时开展了找铀工作。

 

  用发展变化的观点指导找矿

 

  用发展变化的观点指导找矿是快速发现大营超大型铀矿的重要因素。唯物辩证法认为,物质世界不仅普遍联系着,而且永恒发展着。所以,唯物辩证法依据客观事物永恒发展的规律提出一条重要原则,即一切随着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而变化。

 

  大营矿区在找煤过程中发现第一阶段施工的90多个钻孔中有两个钻孔有铀矿存在之后,立即将找矿方针由“以找煤为主”转变为“煤铀兼探”。稍后,当发现大营铀矿可能具有较大的远景时,又果断地将找矿方针从“煤铀兼探”转变为“以铀为主”。正是随着勘查工作的推进,矿区发现了新的含矿情况,并通过及时调整找矿指导方针发现了一个具有世界级规模的铀矿。

 

  用找矿哲学的矛盾论分析,大营矿区在勘查过程中正确处理了重点与一般的关系。毛泽东同志有一句名言:“没有重点,就没有政策”。在找矿过程中,如何正确地确定工作重点、选准主攻方向,对于找矿效果和找矿成败也是非常重要的。根据唯物辩证法发展变化的基本规律,重点也是可以随着客观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勘探过程中,大营矿区开始以煤为重点,当发现有铀存在之后,又变为“煤铀兼探”,最后又以铀为重点。这就是唯物辩证法所要求的“一切随着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而变化”。

 

  科学地运用系统观指导勘查会战

 

  唯物辩证法有两个基本要素:一是系统观,二是过程论。唯物辩证法认为,宇宙间的一切事物都是作为系统和过程而存在的。系统论的各个要素之间的关系,本质上都是矛盾关系,而事物发展的过程从根本上说是由事物的矛盾运动所推动的。

 

  矿产勘查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东胜地区的勘查会战从“联片勘查”的横向空间布局到大营矿区的纵向“煤铀兼探”,更是一项极为复杂的系统工程。

 

  按照系统的整体性原则,东胜地区的勘查工作将东胜杭东、车家渠-五连寨子地区12个煤矿勘查区组成两个“联片勘查”项目,对勘查工作进行了统一规划与部署。

 

  在大营铀矿的发现过程中曾组织过两次规模较大的会战。第一次是2009年的会战,有15家地勘单位、数十台钻机、近千人的勘查队伍在2123平方千米的地区进行会战。第二次是2011年9月开始的内蒙古大营铀矿整装勘查会战。这是一场有4家地质队、30台钻机、6台(套)测井台设备、500余名勘查技术人员和施工人员参加的铀矿勘查会战。为了能使来自四面八方的跨部门、多兵种的地质队伍和有众多勘查设备参与的会战有条不紊地进行,地勘基金中心管理部门按照系统观的整体性原则对会战总体方案做了统一部署,同时按照系统观的协调性原则,委托核工业二○八大队负责总协调。

 

  正是基于此,第一次会战用了两年时间,完成12个勘查区普查的野外工作,找到了储量307亿吨的大煤矿,发现了1处200平方千米的铀矿化集中区,并以探矿工程控制了两个铀矿成矿带。第二次会战用了300天时间,证实了大营铀矿为世界级的超大型铀矿床。

 

  找矿团队充分发挥了主体作用

 

  找矿哲学的认识论和主体论认为,找矿是地质人员作为找矿主体对客观存在的矿产的认识过程。这是主体作用于客体(矿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地质找矿人员处于找矿的主动地位,被找的矿产处于被动地位。所以,当这个地区确实有矿存在时,作为找矿主体的地质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发挥情况如何,就成为找矿成败的决定性因素。

 

  大营铀矿被成功发现,其找矿团队的主观能动性和找矿主体作用的充分发挥是一个决定性因素。大营铀矿的找矿团队不仅有强烈的找矿愿望和勇于开拓的创新意识,不仅有团结协作的优良作风和艰苦拼搏的“三光荣”精神,而且还善于运用唯物辩证法这个科学思维来指导找矿。这些都是值得称道的。(作者系全国政协第八届全国委员会秘书长、原地质矿产部部长、中国矿业联合会名誉会长)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查看评论

相关文档